【国际参考】失宠又失踪 马云外逃?”Disparition” de Jack Ma

— 【巴黎】,2021年01月05日,法媒

“Disparition” du fondateur d’Alibaba Jack Ma

Voulant créer “Les Pages jaunes” chinoises après un séjour aux USA à l’aube de l’an 2000, puis mélent les mensonges, copies et contre-façons, les corruptions en un magma “pionnier de high tech et innovation” bien maquillé, la particularité à la chinoise finit par ne plus pouvoir continuer

马云对川普忽悠 “一百万就业机会”。川普回他“一枪” 🙂

Jack Ma 马云,在迎进“千禧年”之时,以翻译身份随一代表团“访问”美国后,试图引进中国“黄页”并为此成立公司。很快摇身一变,一个化 “抄袭,假货,忽悠,行贿” 于一体的【中国特色】的 “高科技创新”公司,在温家宝(他家人得到多少“行贿,回报”?)及其随从的扶植下(黄奇帆,温家宝的爱将在重庆“慷慨送给” 马云 “花呗、借呗” 的执照。而 “花呗、借呗”【跨境】- 地方执照全国运营 – 发展毫无阻碍)迅速发展,成为人们熟悉的“阿里巴巴”,“蚂蚁金服”

但是,胡锦涛总书记推出的 “中国产业【转型升级】” 政策的最大【障碍】,却也是总理温家宝护航的“马云们”的假货低略质量通行的“阿里系统”

现今中国经济处于“转折点”,不懂的人认为是“马云批评了政府”,“国家没钱了要割富人的韭菜”,实为事关中国经济发展的未来

上面的视频是墙外媒体的有关报道

后面中文是法广的文章。法广因为揭露温家宝家族的腐败(当年温家宝为了“澄清自白”,请他在香港的“朋友”为他洗地,受到中央的“批评”),一气之下,时任总理的温家宝,封杀了一系列(揭发腐败现象的)国际媒体,法广等在内。纽约时报,世纪新闻(c21.news)也被封

注:视频及文章照片仅供参考,不代表我们赞成或反对

Le milliardaire chinois n’a pas été aperçu depuis le mois d’octobre et un discours prononcé contre le gouvernement de Pékin.

Le mystère plane autour de Jack Ma. Le fondateur du site d’achat en ligne Alibaba et 25e fortune mondiale n’est plus apparu en public depuis fin octobre, pointe le Financial Times. Il venait, le 24 octobre, de prononcer un discours très critique envers la politique menée par le régime de Pékin. De quoi alimenter les spéculations autour de sa “disparition”.

Le divorce entre le gouvernement chinois et Jack Ma était déjà consommé depuis plusieurs mois. Le milliardaire reprochait à Pékin plusieurs sanctions financières contre sa multinationale Alibaba, poussant Jack Ma à en lâcher la présidence en 2019.

Depuis son discours du 24 octobre, dans lequel l’entrepreneur de 56 ans qualifiait le système financier chinois de “vieillissant”, les sanctions se sont encore accentuées. En novembre, Pékin a ainsi suspendu l’entrée en bourse d’Ant, la banque en ligne d’Alibaba. En décembre, une enquête était ouverte contre le groupe pour “pratiques monopolistiques”.

Absence à un show télévisé

L’absence médiatique de Jack Ma inquiète d’autant plus qu’il devait officier en tant que juré de la finale d’Africa’s Business Heroes, show télévisé qui voit concourir des entrepreneurs africains. Le milliardaire chinois a été remplacé au pied levé par Lucy Peng, cadre du groupe Alibaba. Mais la production a également supprimé la photo de l’homme d’affaires du site de l’émission. De même, le dernier tweet de Jack Ma remonte à octobre.

Un média français rappelait fin décembre que le régime chinois cible souvent des entrepreneurs qui se montrent critiques à l’encontre de la politique financière de Pékin. Plusieurs magnats, comme Ren Zhiquiang ou Sun Dawu ont ainsi été arrêtés et mis en prison.

Jack Ma dan le pétrin,马云“骗”到头了

失宠又失踪 马云在哪里

– 作者:安德烈

西方媒体似乎不约而同地注意到,马云消失了。最令人惊讶的是,他竟然没有出席自己制作的非洲真人秀并担任评委的节目『非洲创业者』。这个缔造阿里巴巴神话的英雄,这个曾因肯定邓小平六四镇压而遭民主人士痛斥的中国一号老板,这个53岁宣布急流勇退,却终于无法后退的马云,自10月份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发表演说批评“体制”后,消失了。

这期间,发生了许多与他有关的重大事件,蚂蚁金服上市前马云被监管部门约谈,原本被视为史上最大规模的IPO突然被官方叫停,接着而来的是习近平11月视察民企如云的浙江,号召民企老板向张骞学习报国,习近平讲话前,中共宣传部已经发出反资本信息,接着是罚款阿里巴巴与腾讯旗下集团,再接下来,官方媒体对准马云不点名开刀,马云,这个红极一时,被一些中国网民亲切地追捧为“马爸爸”的英雄,急速地坠落了,其情形,颇有点类似中国文革时代,许多高官、名人一夜之间或消失或成为阶下囚。

马云到底怎么了?法国解放报4日以“失宠又失踪的亿万富翁杰克.马”的标题发出疑问,该报提要指出:在发表了“改革当下体制”的呼吁后,中国最强大的企业家,阿里巴巴的创始人10月以来消失了,如同他一样,其他的民企老板也在习近平登台后一个个被踩在脚下。法国『世界报』几日前也以“中国新技术象征的阿里巴巴失宠”为题报道说,两年前,许多外国领导人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经常要去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杭州,与这个集团的领袖马云会面,没有任何一位能像这位前英语教员一样体现了一个技术走向尖端同时向世界开放的中国的形象。杰克.马不仅以网购颠覆了人民中国的传统商业模式,他更以支付宝对中国的金融进行了一场革命,中国已无需走使用支票和信用卡的老路,一夜之间线上支付取代了有毛泽东头像的人民币。

世界报认为,长久以来受追捧的马云似乎早就应该有所警惕,数月以来,针对他的批评越来越多,有的批评他的贪婪,有的批评他妄自尊大,剥削雇工,重要的不是这些批评而是审查官们给这些批评大开绿灯。纽约时报也报道,不少网民喜欢称马云为“马爸爸”,但最近,公众情绪变坏了,“马爸爸”成了中国的过街老鼠。他被称为“恶棍”,“邪恶的资本家”,和“吸血鬼”。一位作家甚至列出了马云的“十宗罪”,还有人开始叫他“儿子”或者“孙子”。一名网评员甚至写道:“像马云这样优秀的人民富豪,一定能挂在路灯最顶端”,借用法国大革命时期恐怖的私刑口号“挂路灯”,足见这个国家部分人的仇富情节已到了何等疯狂的地步。

马云的缺席近日来一直是一个话题,直到他没有出席自己制作的非洲真人秀电视节目『非洲创业者』,引发了媒体不约而同的质疑。英国『金融时报』称,马云原本是这一节目的一个评审,但决赛评判临时被副总裁彭蕾取代,他的名字和图像骤然间也从该节目网站失踪。就在“非洲创业者”决赛前几周,马云还曾在社交媒体表示,他“迫不及待想见参赛者”。英国《每日邮报》认为,马云缺席决赛很“神秘”。该报认为,马云现在“从公众视线彻底消失。考虑到他从前极为高调,这个突然转变更加引人注目”。

法国解放报分析,这一切都是在10月24号马云在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发表了导致中国最高层愤怒的演说引发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在他之前在同一论坛发表演讲,强调中国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但马云批评中国的问题“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缺乏金融生态系统的风险”,他认为中国金融体制过时,小当铺思想严重,中国当下的金融体制不过是工业时代的遗物,我们应该为新一代和青年人开创新的体制 ,我们必须革新目前的体制。该报认为,呼吁体制性改革在共产中国是件很危险的事。随后就发生了前面提及的蚂蚁金服突然被叫停上市,华盛顿时报引述接近中南海的知情人表示,这一命令直接来自习近平本人。再之后,阿里巴巴被罚款,被置于官方发动的反垄断调查。

在中国八九十年代甚至本世纪初相对自由的空气中崛起了大量民企,它们为中国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和开创了无数的就业岗位。但是,习近平近年来不断强调“不忘初心”,共产党人的初心被视为是消灭阶级和消灭资本主义,让本已垄断国民经济命脉的国企垄断一切。两年来,官媒以及亲北京的学者在点点滴滴灌输一种思想,比如私营经济退场论,只是在突然而来的中美贸易战之后,官方被迫有所收敛。现在,在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世界瘫痪反而强化了习近的个人权力之后,北京勒令民企向党靠拢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发文要求民营企业家“听党话,跟党走,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中共统战部日前发表指令,要求强化在私企中的党的建设,中宣部更直截了当表示,“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习近平12月初要求“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马云本人也是中共党员,一个非典型老板,在自由创业之光的吸引下,从一位英语老师一跃成为中国第一富豪。马云的光环远远超过企业界,是中式美国梦的代表。2017年达沃市论坛,马云发表演讲,与刚刚上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此时的马云已具有浓郁的政治人物色彩。马云的这一形象让中共不安,官媒『人民日报』2019年9月发表社评宣称:“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

法国世界报报道说,失踪或者失宠的马云,让人联想到安邦前总裁吴晓辉,他在失踪一段时间后,被判处18年徒刑,没收全部财产。吴晓辉入狱两年半之后,在中国,任何人,即使是最强大最知名的企业家,也不能背逆强人习近平的意志。

马云2019年9月正式退出阿里巴巴,但他仍然是该集团的主要股东。在世界报看来,马云突出的个人性格不只是在权力核心结交了朋友,但如果仅仅把当局针对阿里巴巴的措施视为诉诸人身的攻击显然也是不够的,杰克.马已在北京政权眼中成为太强大的新工业的象征。北京勒紧缰绳,无非要显示党在指挥经济,同时,新一年的中国经济增长前景似乎不错,北京已不怕冒着削弱精英企业的巨大风险。

马云曾说,如果国家需要,他可以把支付宝上交国家,上交,在中共掌权初期,是其表彰所谓民族资本家的说辞,对不愿“上交”的,以各种名义没收。八零年代后,邓时代的中国试图恢复中共建政后所否定的,打社会主义旗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向之前的大敌西方国家开放。

数月来对一批民企领袖打压,直到马云的失宠,这似乎正是习近平这两年不断要求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的真正用意?北京正在加速“国进民退”。

Check Also 推荐文章

【艺术生活】巴黎中国民乐“音乐会” Live sur MonParisFM, Orchestre Chinois de Paris

每年一度的“音乐节”(6月21日)即将来临,今年因为疫情,各种规定及不便,很是扫兴 但是,可是,就是。。。【巴黎中国民乐队】,19日晚在巴黎 13区进行音乐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