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视记】普京为彼得堡乐队指挥祝寿 Putin participe au concert anniversaire du chef d’orchestre

彼得堡的【马林斯基】芭蕾舞团世界著名,马林斯基的合唱团及彼得堡交响乐团也是著名的

为了给 彼得堡交响乐队80岁的指挥 Yuri Temirkanov 祝寿,彼得堡举行音乐晚会,Mariss Jansons (苏联时期列宁格勒著名指挥之一,后移民欧洲其他国家指挥乐队)专程来到“家乡”献艺,俄罗斯总统普京(很亲民)亲临现场参加晚会并为其“祝寿”,彼得堡市长“只能坐在寿星后面” 🙂

上面是音乐会现场,两个小时长,删掉了很多,只留下【世界著名】的 阿依达 AIDA 进行曲 (它属于世界“最雄伟乐章”之一),男低音 Paata Burchuladze 演唱(格鲁吉亚,苏联的“少数民族”)歌剧 DAISI 的 Tsangala 之歌,最后的“祝寿歌”尾部也是很特有的

【东西视记】:在法国(欧洲),东方指伊朗 印度 穆斯林国家,中国日本是【远东】;中国文化视印度伊朗为“西”(西游记),欧洲美国为西方

这次是 Orient Joins Occident 🙂 缩写为 ojo 在西班牙语是【眼睛】,眼睛是视觉观察,今天我们【视记】俄罗斯

普京为乐队指挥祝寿

注:中国提倡【走出去】多年,国家花了大量经费,除了各种宴会,成果还在等待中。负责这项工作的人们,似乎对外界缺乏准确的概念,除了他们的“梦”。通过不同视频资料,从不同角度,我们向各位介绍“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它们的文化传统,历史。这样我们会“做梦”。做,这里是“制造”的意思

媒体,在任何社会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在专制国家是“统治及洗脑”工具,所以“政变”时,电话局(当年),电台,互联网(特别是国际连线部分)是第一被控制的机构。同时它也是文化传递的重要媒介。所谓“通过电视节目,看到它们国家”,媒体透视也

法国社会,不管是唱 “衰退” 还是 “复兴”,是世界上有名的“领先”社会,它的教育,医疗,养老 曾经都是“免费”。这里用“曾经”,因为20多年来,法国政客,以萨克奇最为突出(他曾担任法国 财政部长,经济部长,内政部长,总统),对法国社会进行所谓“改革”。讲白了,就是“奉世界个别财团诏命去摧毁法国社会”。以后再详细“解读”这些言论看法

但是,法国在文化思想领域,创新及设计(需要雄厚文化基础)部门,还是(相对)“领先”世界地

法国电视节目,在50到70年代后,ORTF(法国央视)始终由“宣传部长”(Alain Peyrefitte 最为出名,他也是【中国专家】)管制,其使命以“炫耀法国文化暨政府政策”为主

80年代社会党掌权后,容许“私立电台” Radio libre 在法国领土存在(以前是在“边境”国家),然后是 希拉克(时任总理,萨克奇的“政治父亲”,当时总统是社会党 密特朗)将电视台逐步私有化 Privatisation。结果是法国电视台逐步涌现出各种“垃圾节目”,【清空观众头脑,让他们以最快速度接受可口可乐】 (这是法国一台领导的话。一台 TF1 老板是 希拉克 的朋友,萨克奇 的婚姻证人暨他孩子的教父)。原央视(现 FR2,FR3,ARTE,FR5等等)“艰难抗战”,还是有很多很有“法国精神”的节目的

Check Also 推荐文章

【艺术生活】卢森堡馆“女艺术家”展 Exposition Peintres femmes au Musée du Luxembourg

卢森堡博物馆 Musée du Luxembourg 位于巴黎拉丁区卢森堡宫,曾经是【法国第一座】对大众开放的有规模艺术博物馆(1750年;卢浮宫是 1793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