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凯南(George-Kennan)和他的长电报

【国际参考】乔治·凯南 George F. Kennan: 美国的“冷战智囊” une figure clé de la guerre froide

【冷战之父】、普利策奖、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美国最有影响的外交家、塑造半个世纪国际格局的战略家 乔治·凯南

他是“遏制政策”的创始人,提出了冷战时代美国外交的基本原则,被公认为美国政府中苏联问题的权威

下面文章介绍他对西欧与俄罗斯世界的“矛盾”的分析和判断,几乎可以说 2005年 101岁 去世的他 “预言了今日俄乌冲突”

George Frost Kennan, né à Milwaukee le 16 février 1904 et mort à Princeton le 17 mars 2005, est un diplomate, politologue et historien américain dont les idées ont une forte influence sur la politique des États-Unis envers l’Union soviétique au sortir de la Seconde Guerre mondiale

Il est connu dans le monde politique pour avoir en partie créé le concept de [containment] et comme une figure clé de la guerre froide

Il est auteur de “long télégramme” (de 8 000 mots) qui reste dans l’histoire

后面有俄罗斯潜水艇发射洲际导弹的视频,及芬古斯先生在苏联刚解体(1993年)时在彼得堡 和 1999年 赛凡堡(黑海舰队基地)的纪念照

歌曲:“俄罗斯美丽的夜晚” Как упоительны в России вечера – 1998 年

【东西视记】:在法国(欧洲),东方指伊朗 印度 穆斯林国家,中国日本是【远东】;中国文化视印度伊朗为“西”(西游记),欧洲美国为西方

这次是 Orient Joins Occident 🙂 缩写为 ojo 在西班牙语是【眼睛】,眼睛是视觉观察,今天我们【视记】俄罗斯 和 乌克兰

为什么说“乔治·凯南预测到北约东扩的后果”

俄乌冲突,已经进入“僵局”(“速战速决”斩首换政权计划 失败),几乎被西方媒体控制的“舆论” 青一色地谴责“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以“言论自由,媒体独立,平等”而著称的西方媒体和政权,【摘掉“面具”】,对俄罗斯媒体(在法国经营多年,法国注册和执照,记者都是法国专业记者。唯一经费是政府的)发出【禁令】,全欧盟全面封杀(电视台,网络等等)

懂得思考的人,在寻找为什么 “欧美国家千方百计要摧毁俄罗斯民族,制其为奴役”,“俄罗斯(斯拉夫)民族不惜战争(死亡)去保护它们的生存权利”?

俄乌冲突后,人们频频提起 一位活了一百零一岁,2005年去世的美国外交家 乔治·凯南

因为他在九十多岁高龄时,对今天的俄乌战争爆发或者说美俄关系走势做出了准确预测

乔治·凯南是美国政治家中最坚定地反对北约东扩的人之一。他1997 年 2 月 5 日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说: 把北约扩大到俄罗斯边界是“整个后冷战时期美国外交政策最致命的错误”,美国人忽视了俄罗斯人的民族自尊心和民族主义情绪。“这一决定将煽动俄罗斯公众舆论中的民族主义的、反西方的、好战的情绪,将对俄罗斯民主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在东西方关系中重新恢复冷战氛围,并驱使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朝着与我们的愿望背道而驰的方向发展。”

1998年5月2日,美国参议院正式批准了北约扩张后,94岁的凯南立刻做出了如下评论:“我认为这是一场新冷战的开端。我认为俄罗斯将慢慢做出相当不利的反应,这将影响他们的政策。

这其实只是凯南关于国际关系做出的诸多“神预测”之一。历史上可能从来没有一个外交家,能对这么多世界大事做出这样多的准确分析,对世界局势有如此深刻的影响:

乔治·凯南是遏制政策(policy of containment)的创始人,在美苏关系还很好的时候,他提出对苏遏制战略,深刻影响了美国政府,导致美苏分道扬镳。凯南本人也因此获得了“遏制之父”的称号。当然,也因此,当时另一个阵营的人说他是“破坏了美苏战时同盟政策”,是将两个大国引向对抗的罪人

在朝鲜战争中,凯南是华盛顿决策圈中最坚决反对越过三八线的人;在之后越南战争中,凯南又是最坚决反对美国过分介入的人之一

在日本问题上,他推动美国政府改变二战以来对日惩罚的政策,转向推动日本经济复苏,构建美日同盟。因此他被一些历史学家称为“扭转对日政策之父”

他对国际形势的判断和影响不止这一例:

  • 他是美国推出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的几个智囊之一
  • 他在上世纪40年代就指出社会主义阵营不可能是铁板一块,肯定会分化

他曾深度参与美国东亚政策的制定。他建议美国从内战中的中国“脱身”,也就是说放弃国民党政权。因为他认为,中国对美国并没有那么大的战略重要性,而且中国共产党对莫斯科具有很强的独立性,不可能成为苏联共产党的“仆从”

乔治·凯南一直不主张美国与中国走得太近。2001年,凯南写下了他关于中国的最后一个评论:“无论我们做什么,他们都不会爱上我们。
注:这是他的观点。不代表此文作者

2005年,他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的家中去世,享年101岁

了解了以上事实,各位就会明白,为什么了解国际政治的人,没有不知道凯南的

在国际问题的判断上,他当然不是一贯正确的,但是肯定是误判最少的一名权威。他的观点深邃而透彻,可以长久地穿越时间的迷雾。80年之后,当初那封 “长电报”,读起来仍然相当精彩

不过,虽然对很多国际大事做出了准确的判断,但事实上他只是苏联问题专家,对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具体情况可能并不够了解。比如他自己承认对东亚一窍不通,甚少研究

那么,他为什么能做出一系列透彻的判断呢?主要是因为对人性和历史的了解

凯南说,人是一个破裂的器皿(a cracked vessel),人性中具有扩展自身种类的冲动。人类对安全感有着执着的追求。人类常常倾向于动物本性的一方面,被感性情绪和下意识驱动着,而不是被理性驱动着

凯南指出,人性的缺陷之一是执迷于“自我”。他说,每个人都沉溺在“自我”的持续性需求中,渴求权力,渴求展示比其他人优越。人类的各种组织包括国家都是这样

因为人性根深蒂固的缺陷,人很难在“自我”中把握合理限度,这是国际冲突的根本原因

这一思想既来自基督教哲学,也来自西方传统思想。这一点,对“均势理论”有所了解的读者应该会明白。霍布斯说,“永无停息的权力欲”,是“人类共有的普遍倾向”。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说,“根据欧洲大陆的历史,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心中的暴躁和毁坏性的倾向深刻地撼动着其对和平的倾向。” 斯宾诺莎说,国家经常无法保持理性。因此,“国家间战争之不可避免就如同人性的缺陷一样不可避免”

基于此,凯南和西方大部分外交家一样,认为以权力制衡权力是人们能够想得到的确保自身的安全与生存的最佳手段

同样是基于此,凯南把民族主义分成两类:有节制的,理性的民族主义,和病态的浪漫的民族主义

他说,一个有节制的(prudent)民族主义者知道自己国家的弱点与强处,他对国家的强处感到自豪,也承认国家的弱点。他既不会为身为本国一员而感到羞耻,也不会因这种公民身份而自负。总之,这类民族感情是“自然的”和“适当的”,是理性的。凯南将这种民族感情简称为爱国(love of country)

另一类是病态的民族主义方式——一种大众情绪的激昂(a mass emotional exaltation)。这是一种浪漫的民族主义,他们只注重国家的强处,力求让自己国家压倒别的国家。他说,病态的民族主义者往往是通过夸大他所属的集体来建立个人的自尊,即集体自负(collective self-admiration)。这实际上就是鲁迅说的“合群”的自大。这种民族主义的口号总是过度简化并缺乏逻辑的,他们总是追求要让自己的国家成为世界上或者地区间具有压倒性权力的国家

凯南认为,这种病态的民族主义,在过去的 19 世纪中不时出现,是人类心灵上的一种真实而可怕的疾病。这种病态的民族主义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两大根源之一

凯南认为,国家的基本利益是本国的生存与安全,一国所追求的利益应当同其国家实力相称;国家决策者应当意识到国家实力的有限性,介入和干预的程度取决于对自身能力的审视,对自身能力局限的清醒认知。不能作出超出本国实力的外交政策

因此,虽然提出了遏制战略,但是他反对冷战。20 世纪 60 年代以后,凯南成为一名反对美苏冷战的和平主义者,他反对美国过多干预全球事务,和美国以意识形态为口号而对越南展开的武装干涉。因为越南并非美国重大利益关切地带,不会影响全球权力均势;他认为美国的力量非常有限,干涉与美国安全利益联系不大的地区,会使美国陷入力不从心而又不能自拔的困境中

除了对人性的理解,他对历史的分析也非常深入。因此,他也被人称为历史学家。在这篇短文的最后,让我们重读一下 1946年他那封著名电报中对俄罗斯传统的分析。他说:

克里姆林宫对世界事务神经质的认知的最深处是俄罗斯传统的、本能的不安全感。起初,这种不安全感,产生于一个和平地生活在广袤而无法设防的平原上的农作居民与一群凶暴的游牧民为邻的结果。最近的这场战争,由于俄罗斯人打交道的是经济发达的西方人,使得(俄罗斯人)对地区内出现较之以前更强大、更发达、组织更严密的社会产生新的恐惧。但是,这种新的不安全感与其说是在折磨着一般俄罗斯民众,毋宁说是在折磨着俄国的统治者

为什么这么说呢?他解释道:

这是因为,俄罗斯统治者无疑感觉到,他们的统治是一个形式上相对无序的统治,其心理基础脆弱而且虚假,无法与西方国家的治理制度相提并论。因此,他们一向惧怕来自外部的渗透,惧怕与西方世界直接接触,对一旦俄罗斯人民了解了外部世界的后果担忧不已。结果,为了求得安全,他们学会的只是如何彻底地置对手于死地的方法,从没考虑与对手建立契约和妥协。
(俄罗斯是一个)从未拥有过和睦的邻邦,在其内部和外部也从未产生过得以容忍的力量均衡,崇尚社会间的经济冲突是无法通过和平手段解决的学说的民族。俄罗斯(历史上有)一长串的为了内部的脆弱寻求外部安全,以至不断提升军事力量的凶残而骄奢的统治者

从这封信当中,我们能够看出,凯南是一个典型的“欧洲中心主义者”,对俄罗斯充满轻蔑 🙁

【世界最大核潜艇】连发4枚 洲际巡洋导弹Bulava 的视频

俄罗斯(历史时刻)纪念照

下面是芬古斯先生于1993年(苏联刚解体,俄罗斯人民最困难的时刻)在彼得堡,1998至2000年在克里米亚(塞凡堡是【黑海舰队】基地,那里1998年前是“禁区”,需要派007去那里)拍的一些照片。

塞凡堡,俄罗斯海军节(1999年)
塞凡堡,俄罗斯海军节,本地姑娘(1999年)
塞凡堡,浪漫时刻
塞凡堡,休闲时刻
塞凡堡,欣赏夕阳
彼得堡【冬宫广场】,几个儿童在“卖唱”,他们认为这样可以增加收入而改善生活。当年彼得堡商店里几乎没有商品,通货膨胀严重:上午换的钱,晚上就少了很多 🙁
Hermitage 博物馆外景(1993年)
著名的【双狮】桥(1993年)
Peterhof 俄罗斯沙皇的“凡尔赛”的景(1993年)
Peterhof 俄罗斯沙皇的“凡尔赛”的景
基辅-塞凡堡的28号列车上与小朋友
塞凡堡附近的历史遗骸。抓拍,象征着俄罗斯民族的崛起🙂
塞凡堡附近的历史遗骸
塞凡堡(克里米亚)被乌克兰政府抛弃。俄罗斯年轻人自己组织,继续传统
塞凡堡,俄罗斯年轻人自己组织,继续传统。年轻姑娘特写照

Check Also 推荐文章

【国际参考】俄乌冲突”智者指月” : 我者 vs 他者

法国学者介绍中国【格言】:Quand le sage montre la lune, l’imbécile regarde le doigt. 没有 ...